科研中,選題如同理財

保守的科學家通過提高研究精度和深度,慢慢積累成果,以獲得認可;創新的科學家可能在成功后一嗚驚人,也可能在失敗后默默無聞。

一項研究建議:偶爾嘗試創新可能是對于科學家個人而言最優的選擇。

保守與創新

“冷戰”期間,美國的心理學家、社會學家針對本國創造力、科研實力下滑的問題,圍繞“發散思維”和“收斂思維”召開了會議。發散思維(創新)是變革性的,具有靈活性和開放性的特點;收斂思維(保守)是保持思維的一致性、規律性。會上,庫恩對過度重視發散思維的觀點提出了挑戰,認為兩種思維方式是相互影響的,收斂思維將科學家的焦點凝聚在相同的問題和方法上,由此形成一種“范式”。收斂思維的發展最終會結束科學家在范式下的探索,從而為發散思維(創新)鋪平道路。同時,他引入“必要的張力”一詞(1959年),用來解釋兩種思維方式間的相互作用。

基于庫恩的上述理論,Jacob G. Foster等人衍生出科學家科研選題的5種策略:“跳躍”、 “鞏固”、“搭建橋梁”、“持續鞏固”、“持續搭橋”, 其中前 3 種策略屬于不同程度“發散思維”的結果,后 2 種屬于不同程度“收斂思維”的結果。

科學家在該領域的地位和受同行尊重程度與其學術資本有密切聯系,如他所發表的論文、 所具備的技能、與資深學術大咖的關系以及學術信譽等,他們希望通過相關產出能夠擴大自己在學術圈的影響。選擇“發散思維”的科學家很長時間可能不會有科研產出,而且常常會以失敗告終。但是,一旦成功,成果產生的影響更深遠,獲得的認可更廣泛。 選擇“收斂思維”的科學家遵循研究的慣例和范式,努力提高研究的深度和精度,通過較高的科研產出,獲得同行的認可??茖W家究竟該如何選擇?Jacob G. Foster 等成功的將這 5 種策略應用到基于文獻的發現中,并量化分析“必要的張力”。

對創新的界定

科學家可能會在兩個尚未建立聯系的實體間建立一種聯系,這種行為被視為一種超越當前知識的“跳躍”,也可能對兩個已知的實體關系進行測驗,從而得出一種新的關系(搭橋)或證實已有研究(鞏固),如上圖所示。同一族中的實體的增加是對現有知識的鞏固和深化,它增強了族的穩健性(持續鞏固)。不同聚類中的連接實體則形成轉變知識網絡連通性,將原本松散相連的結構變得更緊密的“橋梁”(持續搭橋)。

生物醫學處于保守發展時期

Jacob G. Foster等人基于Medline 收錄的 1934-2008?年間的6,455,756 篇生物醫學相關論文的摘要,根據上文界定的保守與創新,進行定量的分析。研究發現:

生物醫學領域的絕大多數科學家傾向于常規研究,具有顛覆性創新的研究人員十分少見;

創新性論文更容易獲得高影響力,不過,因此帶來的學術資本的增加與面臨的研究失敗的風險相比,有些得不償失;

創新性論文的作者為了獲得超常的影響力,才孤注一擲;

科學家選擇傳統科研策略受到制度和體制的影響,選擇創新性策略則受新的政策措施的影響;

由于常規科學產出較多,革命性產出稀少,因此生物醫學正處于常規科學時期。

理解科學研究自身規律是科學學的核心任務,也是制定科技政策的依據。科學家為何會選擇一個課題而不選擇另外的研究課題?這個問題無論對科學家本身還是對整個科學的發 展,都至關重要。文章首次用定量的方法解釋科學家科研主題的選擇受“必要的張力”的影響,而且這種張力可用于某一領域或某一論文中。同時,作者認為,并不是所有的科學家都應該追求高風險的創新策略,相比而言,常規科學時期不斷鞏固現有方法,提高知識的深度和精度的活動同樣重要。

該研究也有局限,數據庫中收錄的論文只能記載成功(已發表)的案例,那些失敗的創新性研究讓人無從知曉。

參考文獻

Foster, J. G., Rzhetsky, A., & Evans, J. A. (2013). Tradition and innovation in scientists’ research strategies.?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,?80(5).

相關文章

版權聲明:

本網站(網站地址)刊載的所有內容,包括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、軟件、程序、以及網頁版式設計等均在網上搜集。

訪問者可將本網站提供的內容或服務用于個人學習、研究或欣賞,以及其他非商業性或非盈利性用途,但同時應遵守著作權法及其他相關法律的規定,不得侵犯本網站及相關權利人的合法權利。除此以外,將本網站任何內容或服務用于其他用途時,須征得本網站及相關權利人的書面許可,并支付報酬。

本網站內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網站刊登內容,請及時通知本站,予以刪除。